• 前阵子大家拿傻蛋开涮,说他娘,完全是一副“说你娘你就娘,不娘也娘”的架势

    “向南,你真的有点娘”每次兔姐都会不只一次这么说我,结果是越辩解越无力,至少俺不觉得娘,哈哈

    至于1、0嘛,这个缘于前阵子兔姐虚心的问到关于她从某人那里得知0.5这一说法的事情,哈哈。然后我就证实了她从某人那里听到的关于0.5的解释是可能发生的。然后就补充说,如果单从性方面,啥都可能,无所谓的,毕竟男人构造都一样嘛,可是往往我觉得的1、...
  • 2008-10-20

    灰色

    这段日子发生了不少事情,但没有任何一件值得记录,生活较之前一年可算是清苦,我一日偶发感慨对葱说:“如果咱们过去这样过的话,估计现在已经有车了,以后也要继续这样过下去,能省就省。”

    今天去见G.M. 算是半会友,半谈事情,"How are you?" "Fine"这是我们每次会面的开场白,然后我拿了饮料坐在会客区等这位小boss忙完手头的事,坐下之后就开始想,我真的fine嘛?其实一点都不fine。
    ...
  • 2008-09-11

    中秋快乐

  • 2008-09-03

    我啊

    我啊

    想拍一部自己的电影

    想录一张自己的cd

    想出一本自己的书

    想有一间自己的公司

    住在自己的房

    过自己的日子

    ok了

  • 2008-08-24

    梦见水。。。

    做了个奇怪的梦,很短,不知道啥意思,记录下来先

    估计是和老妈,葱刚从超市回来,老妈站在楼门口不进去,很着急的样子,我就问她为啥不进去,然后就看到楼门口有个那种冬天才会有的棉门帘,两片棉门帘中间还有一把锁,可是距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,我没听老妈细说,就跑过去掀开门帘,结果发现。。。。楼门里面距离楼梯的那部分地面已经完全塌陷,还不断的从里面冒出水来。。。然后就想给110打电话(因为不知道物业的号码,哈哈),可是打完电话又开始犹豫片警来了以后问葱头的暂住证的事,然后就开始想怎么说的借口...